祖宗誓言 几代坚守——天台县白鹤镇前岙村接续护树成美谈_ 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  • 来源:上蔡资讯网

  原标题:祖宗誓言 几代坚守——天台县白鹤镇前岙村接续护树成美谈

来源:省林业局

  “任何后代都不得在五龟山砟柴砍树,违者断子绝孙。” 一提起毒咒,大家会不约而同地想起《加勒比海盗》中神奇的“海盗诅咒”,但“海盗诅咒”只是传说。

  而在天台县白鹤镇前岙村,却真实地流传着老祖宗的“毒咒”。清康熙年间,前岙村刘姓始祖必顺公,当着儿子们的面,立下“毒咒”。其后人谨记祖宗誓言,接续保护。从此,五龟山古树参天,成了村民心中的“圣地”与“禁地”,也成了村庄的天然屏障,庇佑着村民的繁衍与生息。

  故事1:“毒咒”因何而来

  “20世纪90年代,我第一次来到前岙村,就惊诧于该村的古树群落。”一提起前岙村,天台县林业局干部张忠钊印象特别深刻。为了摸清前因后果,他曾多次来到前岙村,走访村中老人,翻看村内族谱,终于理清了古树群落的来历,明确了接续保护的动力。

  前岙为刘氏聚居村落,其祖宗必顺公在清康熙年间,为避祸从新昌县城迁入西庄山脚(现称和尚山头,原系万年寺寺山)海拔600-700米的朝北山坡。由于村庄坐南朝北,常年北风肆虐,影响着宅地安全和庄稼生长。村北紧挨着五个小山突,首尾相连,形状奇特,有如“一家五口”的乌龟匍匐于此,于是人称“五龟山”。考虑到抗风保护和村庄隐蔽性的需要,必顺公带领儿子们在五龟山上植树造林(当时应该是松树和柳杉为主)。为了树木能够成林,子孙后代能够接续保护,必顺公在孩子们面前立下“毒咒”:“任何后代都不得在五龟山砟柴砍树,违者断子绝孙。”从此,保护五龟山的规矩代代相传,五龟山的茂密丛林为前岙村挡住凛冽寒风,成为一方宝地。

  故事2:难得的古树群

  300多年的接续保护,五龟山已从人工造林成为天然古树群落。用无人机从空中俯视,只见一片翠绿列于村庄北侧,其中的四个小山突已连成一片。只有走进林间,仔细辨认,才能分清“乌龟母子”的具体坐落。

  眼前的五龟山,只见大树参天、古树成群。树种繁多,植被茂密,已成为前岙村的标志,也是全县少见的村庄古树群落。乔木大多胸径超过30厘米,据粗略调查,百年以上的古树有158株,平均胸径51厘米,平均树高17米,平均树龄150年。最为突出的是其中的蓝果树群和枫香群,胸径有的超过1米。甜槠、柳杉、锥栗也有较多分布,倒是少见了原有的松树。

  长期从事植物保护的张忠钊,提出了自己的看法,“这是群落演替形成的,原始种植的松树(马尾松、黄山松分布海拔分界线范围)随着封育时间漫长逐步被常绿落叶阔叶树种替代,并朝生态顶级群落演替。”村民们也证实了这一点。20世纪50年代,五龟山还有少量合抱的大松树,现在已难觅踪影。2018年,县政府在五龟山边设立了古树群碑。古树保护已从村民的自发行动上升到政府层级的统一谋划。

  故事3:面对诱惑金不换

  “祖宗毒咒”代代相传,五龟山上树木茁壮成长。前岙人把它当作自己的生命一样加以保护,一起繁衍共存。哪怕经济最困难,不卖五龟山上的一株树;任何村民也不在五龟山上建坟造墓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在各个时期,村集体同样抵制了各类压力和经济诱惑,不忘“祖宗毒咒”。

  50年代初,该村一村民在杭州钢铁厂工作,与他同来的杭钢领导看到参天的枫香,就心心念念,表示愿意用一辆解放牌新车来换2株大枫香。在自行车都堪称奢侈品的年代,解放牌汽车的诱惑该有多大?但村干部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

  大跃进时期,村村都有大炼钢铁的任务,区、乡反复命令,要求动用五龟山上的古树烧炭炼钢,主要村干部坚决抵制,最后迫于压力,用坐落在地藏寺的山场进行抵换,才不了了之。要知道,当年形势逼人,前岙村下决心保住村边的古树群落,实在难能可贵。后来,各地城镇兴起大树移植之风,一波又一波的商家,走马灯似的来到前岙村,希望高价收购古树,均被一一回绝。

  曾有例外,但结果想想都可怕。20世纪50年代初,土改后不久,万年山中心校校长陈某(中心校建在前岙村),当时兼管万年山行政事务,反复逼迫村里出售松树用于学校建设,最终卖了十几株,据说后来陈某也因某些原因被判刑。另外,某村民曾在小龟山上动土建猪舍,不久村里就发生了严重火灾。从此之后,再也没人敢打五龟山的主意了。“五龟山上的一草一木,村民们都悉心保护,修枝剪叶也是一大禁忌。”刘茂林如是说。

  故事4:有灵性的黄檀树

  在众多古树中,村民们特别关注其中的一株黄檀树,一致认为,这是一株有灵性的“神树”。经过长期观察,村民发现,这株古黄檀树能预报旱情。于是村民们把它称为“望天檀”,也叫“斗天檀”。如果望天檀在芒种前后发叶,则预示着今年雨水充足,作物生长有保证,高温天气不会太多;如果望天檀在小暑后才发叶,则预示着今年将会高温和大旱,必须提前做好抗旱、抗高温准备。而且一测一个准,很灵验,很靠谱。

  这是一株上百年的黄檀树,长在村民刘永强屋后的高坎之上。古朴苍劲的树身,刻下了久经风霜考验的一道道痕迹。“我活了84岁,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黄檀树。”耄耋之年的刘茂林很是动情,“国清寺有一株黄檀树,但没有这株大。”用皮尺一量,胸径达45厘米。

  黄檀树,是天台人眼中的“硬木”,长势缓慢。一般长到手臂粗细,即被人用作斧头柄或刨木料。没有一二百年的生长时间和精心保护,根本不可能长到这么大。

  走进古树林,脚下的一种软绵绵的感觉。“这些都是树叶、杂草腐烂后的有机质,营养丰富,林间生态已形成良性循环。”张忠钊对此一清二楚。

  故事5:桃花源里寿数长

  绕过五龟山,穿过古树林,前岙村即呈现在眼前。但见房舍俨然,鸡犬相闻,堪称世外桃源。

  当年,为避乱,必顺公来到了立村条件不太理想的前岙,但他与他的后代因势利导、趋利避害,利用五龟山植树造林,躲避风灾,生活生产得到了较好发展。后人在该村谱序里对村庄环境作了理想描述,体现人类对自然的美好诉求。“东奕黄龙狮起舞,西携伏虎仙拂袖,五龟安宅长蛇助,风吹罗带揽西庄。”经300余年的演变,刘氏一脉在此开枝散叶,现有村民近500人,成为山区中较大规模的一个村落。

  教育有方,人才辈出。其中成大材者,民国期间有国民党部队正师级文职干部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有厅级干部,现有国家工作人员也较多,半数村民已在县内及县外各地购置房产。在村内居住的,仍保留着农耕习惯,良田、旱地少有荒芜。目前以种植高山蔬菜为主,每户年均产值5万元左右,多的则达到20万元。

  良好的生态,成为村民健康长寿的坚实后盾。据初步统计,该村80岁以上的老人,近30人,占村民总数的6%。84岁的刘茂林,除了耳朵有点背,田间农活拿得起放得下,肩挑近百斤,照样健步如飞、如履平地。

  “我们计划建造五龟山公园,继续享受森林保护的红利。”这是全体村民的共同愿望。

  采访后记:300多年前,必顺公抱着朴素的生存理念,立下了带有约束力的“毒咒”;300多年来,前岙村民牢记“祖宗毒咒”,持之以恒,代代接续,精心保护五龟山的古树群落,造就了独特的风景,成就了传奇的故事。这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好诉求,也是“两山”理念的恰当诠释。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相信前岙村的生活必定越来越美好。

  (天台县林业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