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|我在石家庄,亲历疫情72小时|石家庄|新冠肺炎_ 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  • 来源:上蔡资讯网

  原标题:口述|我在石家庄,亲历疫情72小时

  在对新年新生活的憧憬中,21岁的石家庄人孙冰冰(化名)猝不及防地遭遇了疫情。

  不过,她起初的焦虑感慢慢平复下来。她说,过去一年的防疫经验,和政府的防控措施给她带来了“心里的安全感”。

1月6日早晨,石家庄高速公路出口,防疫人员对过往车辆及驾乘人员进行检查,交警在现场疏导交通。本文图片均为人民视觉、河北长城网、澎湃影像

  据河北省卫健委通报,1月6日0-24时,石家庄市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50例。自1月2日,石家庄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一位村民被确诊感染后,5天内,该市新增确诊83例。

  从1月6日起,河北石家庄市藁城区全域调整为高风险地区,全市所有社区、农村实行闭环管控。

  [以下是孙冰冰的口述]

  2020年对我来说是特殊的一年——夏天,大学毕业;秋天,找到了合适的工作。等过完春节,我就要踏上社会。

  为了提早适应一个人的生活,2020年底,我从石家庄郊区的老家独自来到30公里外的市区,租了间屋子。

  刚搬进来那几天,我一趟趟取了33个快递,全是新家要用的垃圾桶、饮水机、收纳盒、纸巾等等。快递堆成小山,一件件拆开,空荡荡的房间从灰尘满布变得满满当当。

  随后的日子里,我经常光顾周边的大超市、小卖铺、布艺店和水果店,因为戴着口罩,我的眼镜总会起雾,却还是觉得平凡生活中的烟火气太过迷人。

  除了偶尔忘记戴口罩带来的尴尬,生活似乎回归到疫情之前了。元旦之前,我有次下楼丢垃圾忘戴口罩,被旁人多看了一眼,我心里直发虚,连忙用围巾捂住口鼻逃回屋。后来我也暗自想,是不是我草木皆兵、小题大做想得太多,明明街上有的人也没戴口罩呀?

  2020年的最后一天我是和朋友们一起度过的,这一年充满变故,我们决定要好好庆祝一下它的离去。在零点的时候,我和朋友们各自许下新年的愿望:找到男朋友,爸妈身体健康,工作顺利……

  然而两天后,1月3日下午,我在热搜上看到石家庄出现了确诊病例,当时翻了一下,没说确诊者是去参加婚礼了,我隐隐有些担忧了,就怕大范围传播开来,立马在朋友圈发消息,提醒大家注意防护。

  一天后,好像全国人民都知道了“藁”的读音和石家庄正宗安徽牛肉板面,不过我的生活还算正常运转,我已经习惯了在石家庄乘地铁,戴口罩、测体温、出示绿色健康码,自去年疫情以来一直都如此。

  5日,河北省新增确诊病例20例,无症状感染者43例,那天教师资格证面试延期。从早上开始,我周边的居民开始大量囤积蔬菜、口罩、消毒液、酒精,虽然没有明确消息,但不少已经准备居家隔离。

1月6日,受疫情影响,石家庄大街上车辆稀少。

  我爸也不例外,他去买菜的时候看到市场上满满的人都在囤货,于是中午就急匆匆开车赶回老家带了十几棵白菜、二十几根萝卜、三盘鸡蛋、更多的米面和馒头。我妈则去村子里的药店买药,但被拒绝了,因为有的人发热自以为是普通流感吃感冒药耽误了确诊和治疗。

  我还是担心菜不够吃,去小区旁边商店买了两大袋豆角、青椒、西红柿,听到提了满手购物袋的阿姨们在讨论囤哪种面条哪种菜不容易坏,挑红薯的时候旁边大爷提醒说:这些红薯已经冻了,买回去就会烂的,你去大超市买吧。

  在之前,附近居民走路时都慢悠悠的,尤其晚上出来溜达时尤为悠闲。但从5日开始,人们变得行色匆匆,连挑菜称重的动作都变快了。

  回家路上,我想如果我不幸感染了新冠,遇到的这些人算是密切接触者吗?如果真的感染了,还可以通过支付凭证想起来去过哪些地方。就算真的感染了,现在肯定也能治好啊,都有那么多经验了。

  我的好朋友阿慧在石家庄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,1月5日下午收到通知要在家办公。阿慧的家人住在周边县,自己住市里,买了些汤圆、方便面、酸奶、青菜。

  她5日晚也看到了可能封城的消息,于是和同事姐姐商量在一起隔离,半夜11点48分起身去同事家,在打车软件上排了20个人的队。

  我真正有紧迫的感觉是5日晚上,我的妹妹佳佳的学校位于正定新区,周边还有五六所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,组成一个职教园区,园区内的学生大多来自石家庄所辖市县以及邯郸、保定等地。

1月6日,石家庄正定县西关村村口设置卡口进行疫情防控。

  平时周末,佳佳和新乐市的同学们乘直通车回家,从学校直接回老家。5日晚9点,微信群群主连发6条消息,说有需要连夜回石家庄郊县的人赶紧联系他,我当时看了挺诧异的,心想应该还没到连夜离开的地步吧?

  那晚我跟佳佳约好,她明天考完试我就去接她回家。然而半个小时后,佳佳班主任就发消息来了,重要通知:明天考试取消,家长今晚就可以接走孩子。

  我一看急了,这才意识到如果疫情严重起来,学校首先就要停课,我得赶紧把佳佳接回来。我跟母亲商量,看能不能明天坐早上6点的公交再转7点的,把佳佳接到市里。

  那一晚九点多我就躺下了,虽然第二天5点就要起来,但那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一遍遍刷着手机,盯着石家庄疫情的情况。

  确诊和无症状感染人数还在增加,超市里买青菜肉蛋奶的人很多,中疾控和卫健委专家组到石家庄和邢台了……一看到这些,我就生怕去年的情景再次出现,一直在胡思乱想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微信群的消息一会没点开就有几百条了,有人猜测,石家庄可能要和年初的武汉一样封城;也有人说不要散播谣言赶快撤回;有人发村子里大喇叭的吆喝声视频,称赞不让出村的举措;也有人实时分享网上看到的疫情相关提醒。

  我打开打车软件,看有没有可能叫车把佳佳接回来,输入起点之后发现佳佳学校附近显示十多辆可以预约的车,我猜可能其他家长也有打车去接孩子的。只不过时间太晚,我担心女孩子半夜乘车不安全,所以又打消了这个想法。

  到了晚上10点50分,石家庄市教育局发布全市中小学、幼儿园暂停线下教育教学工作的紧急通知,我觉得不能再等了,叫上爸妈决定立马驱车去正定接妹妹回家,地图显示车程27分钟。

  我戴上橡胶手套、帽子、围巾和三层口罩,出发。

  与此同时,佳佳在家庭群里实时播报她的位置:在宿舍收拾行李,回教室拿书,在3号楼等老师来,出校门前找班主任登记……她发来的微信语音都听起来十分嘈杂,听上去周遭的人都挺慌张。

  晚上11点10分,园区门口七八米宽四五百米长的路上已经挤满了车,我们把车停在方便出去的地方,打开微信位置共享去找妹妹会合。在车缝里钻来钻去实在危险,只好在旁边草地上走。

  北方冬天的草地是没有鲜草的,只有灰尘和干草。一众家长走在大坑小坑不断、石头突然出现的草地上,踢踢踏踏,在昏黄的路灯下沸沸扬扬的。一路看来,没有人不戴口罩,且都保持一定距离,大家似乎很怕接触到彼此。紧张的氛围一渲染,内心觉得自己像是正在出演一部电影。

  佳佳的充电宝或许由于气温太冷供不上消耗,但最终在她手机电量仅剩4%时,位置共享上的绿点和橙点重合了。

  1月6日0点18分,我们终于回到家里了。

  睡醒后,我看到班级微信群里还有凌晨一点、凌晨两点、凌晨三点、凌晨四点到家的,而班主任一夜未睡,一条条回复家长报平安的信息。

  早上吃过饭,佳佳抱怨说小白鞋昨晚都踩成黑的了,妈妈说:“没事,你能回家就已经很好了。”

  6日上午家里没有燃气了,幸好可以网上缴费。但还需要出门去接饮用水和买一支牙刷,我又戴了三层口罩和橡胶手套出门去买。结果小区门紧闭,以为是虚锁着,用力也没打开。

  抬头才发现,红纸黑字写着:接上级紧急通知,今起封锁社区所有大门,未来三天不得进出!所有居住在本辖区的居民们准备好身份证在家待命,等待核酸检测。本次核酸检测是强制性的,免费的。

1月6日起,石家庄市所有社区实行闭环管理,所有人员及车辆只进不出。小区封闭,对居民生活造成了一定影响。不少商贩在小区门口摆起地摊以解燃眉之急,价格与平时并无多大差距。

  没接到水也没买到东西,但心里安全感还是很足的,这种安全感来自一年来的防疫经验,以及政府迅速的防控措施。

  此时此刻,窗外的风声不断,呜呜直响,气温已经是零下10℃。医务人员们还在连夜做着核酸检测,朋友们的一句“注意防护”,总是让我倍感温暖。我相信,石家庄一定会挺过去的。

石家庄全员核酸检测从1月6日凌晨已经开始。凌晨3时,在裕华区槐底村,医护人员通宵为居民进行核酸检测。
1月6日,河北石家庄市长安区某小区的核酸检测点,虽然室外气温很低,但是现场秩序井然。
点击进入专题:
聚焦河北新冠疫情

责任编辑:张申